金鱼臀

墙头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Because I'm watching(DamianDick亲情向)

•也可以当CP来看?
•根本就是想参加一次深夜60分


Because I'm watching

达米安有时候会担心自己会不会跨过那条线,毕竟他现在所做的事和他的训练完全就是相反的。义警和刺客同时在他身上存在,用格雷森的话来说,就是凶猛的狼与恪尽职守的狗的结合。
“我以为你能讲出更蠢的笑话。”他看看坐在自己床上的大哥,后者正张牙舞爪地向他展示自己的智商上限。
“达米安一点都不配合,难得我有心情给你讲睡前故事——”
“回你自己的房间里去。”
“不行,除非你告诉我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格雷森抱着胳膊,“你有心事,达米安,我敢说肯定不是你一个人能承受的。”
“我没事。”
“是不是跟刚才那件事有关?”
“不是,现在你赶快给我出去。”
“达米安,我要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跟刚才的事有关?如果你再不回答我就当是了哦?”
他知道格雷森接下来要说什么,无非就是“暴力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你今晚真不该把那个人打成那样”,或者更糟,“你要遵守蝙蝠侠的教诲”,达米安伸手揉揉自己的头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那是个意外,达米安。”格雷森拍拍他的手,“你别纠结了。”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我也知道面对着一个罪行累累的人很难冷静下来,相信我,达米安,我也想把他揍成一摊烂泥,甚至更糟…有些罪犯,你知道我在说谁,我们有时候甚至想一劳永逸地干掉他们。”格雷森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抹了抹,喉咙里发出“咯”的一声,“今晚的事的确显示出你仍然不能很好地控制你自己的行为,但要我说对你会不会失望或者会不会担心你比我们想像中要更加嗜血,答案是:不会,永远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是好孩子嘛。”
“这算什么理由?”
“这是个挺好的理由啊?你瞧,我叫你住手的时候你住手了,我叫你把他带去医院的时候你也照做了,而现在你又为自己感到了担忧。”格雷森伸出手臂,比划了一下,“难道这不是证明吗?证明你仍旧有人性,当然,浅显一点就是达米安的内心还是柔软的——”
“别用那种娘娘腔的词来形容我!”
格雷森笑了起来,他直接爬过来一把抱住达米安,用力地蹭了两下后迅速跳回达米安揍不到的地方。
“还有,我也在看着你。”
“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保姆。”
“随便你怎么想,”格雷森拍拍他的床边,“达米安,也许你不喜欢,但是我无时无刻都在这里。”
“我不觉得我在跟你谈心。”达米安迅速躺下来,伸手关灯,他需要黑暗。
片刻之后他感觉到格雷森轻柔地从他的房间里出去了,他的兄长关门的时候就好像怕震碎他的梦一样。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