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臀

墙头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TV闪电侠】Light A Fire(极速闪,设定内详,719首更)

Light A Fire



Zoomflash

精神分裂!Hunter/Barry

BGM:Light A Fire-Rachel Tayor


sy链接:戳我


没有十个回复我是不会放后文的嘿嘿嘿(哥屋恩


Summary:Hunter和Zoom,他们既是同一个人,又是两个人。Hunter是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而Zoom是他的黑暗面,是中城的噩梦。


0.

神速力环绕全身时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奔跑的冲动被放到最大,随着电流传递到全身,电光仿佛自皮肤深处迸发,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引擎的轰鸣声一般催促着神速者。

跑,快跑。

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宛如一场盛大的仪式一般。

跑,快跑。

他没有多少时间犹豫不决了。

于是他开始全速奔跑。

1.

二十六年前,Hunter假想中的朋友跟他说,他的父亲大概是不会来接他走了。

“因为他杀了你妈妈,Hunter。”和他面容相似的孩子晃着腿说,“把你丢到了孤儿院,让那些小臭虫尽情地欺负你、嘲笑你。”

“他会来接我的。”Hunter抱着膝盖,让自己听起来不要那么软弱。

“他不会。”假象中的朋友恶毒地说,“他就要死在监狱里了,你知道吗——不过,”他的声音忽然缓和了,“算了,反正你迟早会意识到的,福克纳不是你的救星,狄更斯也不是。”

“我累了,我想睡一会儿。”Hunter宣布,他有时候实在不想和这位朋友沟通,他眼睛里闪着的光让Hunter想起那晚上父亲眼里的情绪,这让他头疼。

出人意料的是,他的朋友没有制止他,他只是哼了一声,说:“胆小鬼。”

那晚,Hunter梦见自己半夜静静地坐起来,把那群欺负他的孩子给恶狠狠地揍了一顿。他们四个人都没法拉开他,Hunter就像疯了一样扑在那些块头比他的大的孩子身上,恶狠狠地把他们打到嘴角流血。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奔跑,有人在拉扯。可是那感觉一点儿都不真实,即使是拳头恶狠狠地撞在鼻骨上的时候,Hunter也丝毫没有痛感。那当然了,他现在正在做着噩梦呢。

尽管,他挣扎着想醒过来时却根本动弹不得。Hunter像是麻木了一般,闻讯而来的老师们把他拉开的时候他还挣扎着要扑过去。这不是他,Hunter想着,他不是这样的人——Hunter是那个因为过度惊恐,而连替母亲说点好话都不敢的孩子。

当早上他醒来时,他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的老师。男人铁青着脸,说:“Zolomon先生,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一个星期的禁闭外加一个星期的义务劳动,当然,你有合理解释的话,我们可以考虑减免劳动时间。”

他的老师甚至还说:“别成为你父亲那样的人。”

他眼睛底下的淤青和手指关节上有红肿已经宣告了他曾经卷入过一场极为严重的斗殴——然而Hunter并不觉得那是场打架,他根本就没给那几个孩子还手的机会。Hunter很想说那不是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梦游吗?但Hunter知道,无论他说什么,老师都是不会相信他的。

最后他还是没有把他的想法说出来。Hunter隐约地感到不安,他害怕这将成为“和你父亲一样”的证据。Hunter不想被转移到精神病院里面去。电影里的医生们拿着锯子锯开病人的头骨,然后把他们改造成弗兰肯斯坦的怪物。Hunter不想被人看到他的脑子,他怕里面有如同病灶一般令人作呕的东西,然后医生们就会拿着餐刀把它切下来,拿给他看。是的,Hunter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他躲在老师们的办公室外,听到和他谈过话的心理医生说:“……这孩子有严重的心理阴影,如果不注意的话也许会发展成精神分裂症。”

老师们说好,可是转头就忘了。他们依旧管他叫Zolomon,而且是带着厌恶地叫着,Hunter知道在他们眼里,自己永远都会是凶手的孩子——可是他不是凶手。

“我好累。”他蜷着身子,手指相互绞着,看着他的假想朋友坐在他的床边吃着苹果。他决定喊他的朋友“Jay”,来源于他在一本鸟类鉴赏书里看到的鸟儿。那种鸟儿的颜色看上去就和他朋友的眼睛颜色一样。*

“哼。”Jay咬了口苹果,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苹果汁,“又怎么了?谁又欺负你了?”

“没有……现在没有人敢靠近我。”

“你应该感谢我。”

Hunter翻了个身,看着Jay的眼睛,“你说什么?”

Jay没有马上回答他,他只是再咬了一口苹果,然后才说:“你该去锻炼锻炼身体,Hunter。”

“你让我去打架——”

“——为了保护我们,你还不明白吗?Hunter,那些孩子迟早会抓着你,把你溺死在马桶里……因为杀人犯的孩子是最不值得同情的。”

Hunter没有再接着说话,Jay是对的。在孤儿院里,像他这样为数不多的几个孩子一直挣扎在食物链的最底层。他亲眼目睹过他们的遭遇:那个叫做Emily的女孩儿曾经被剪掉过一头金发,至今为止她的脸上都带着剪刀尖戳过的痕迹;第一天朝他投来同情的目光的Frank,被推下了楼梯,摔断了脚踝;而他自己,就像一个移动的沙袋一样。

“你说,”Hunter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假如那晚我恳求了父亲……或者我逃走了……”

Jay没有说话,他只是用力地咬了口苹果,囫囵吞枣地把它咽了下去。

“他不会停下来的。”Jay说,迎上了Hunter愤怒的眼神,“我说的是实话,你知道的。”

Hunter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这样画面:他冲向他的父亲,想要阻止他,可是他总是晚了一步。子弹穿过他母亲的额头,血和眼泪弄花了她精致的妆容,还有那张漂亮的地毯;而他的父亲搂着他,像以前那些温馨的夜晚一般低声且温柔地跟他说:“儿子,你喜欢吗?”

然而那时候他只顾着抽噎,从没意识到这将会是他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魔。“我想我妈妈,”他抹了一把眼泪,用力地蜷缩着身体,好像这样就可以让心脏别再疼得让他抓狂,“我想我妈妈。”

“哦,胆小鬼。”Jay丝毫没有情绪起伏地说,“你还是乖乖地睡一觉吧。”

Hunter点点头,顺从地闭上眼睛。等到他再像上次那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抓着拨火钳,刚刚敲断了总是喊他“小凶手”的那个孩子的腿。

这次Hunter依旧没说那时候自己正在睡觉,或者说,是他以为的那种睡觉。他被关了禁闭,饿了足足三天,承受了各种各样的惩罚。这期间Jay没有出现,Hunter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出来,他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吗?Hunter觉得是的,要不然他也没有合适的理由解释。

Jay是在三个月之后再次出现的,那时候Hunter正在孤儿院的小图书馆里看着书。没有人愿意坐在他的旁边,Hunter也早就习惯了。他越来越享受独处的日子,在学校里拿的成绩也还不错。他的指导老师说Hunter有机会能申请到一个还不错的中学,前提是他得把自己的科学科目的等级给提上来。Hunter从来不擅长科学,他咬着铅笔,面对着那些公式愁眉苦脸。

他听到老师们领着新进来的孩子四处参观,那些孩子们的脸上都是麻木的表情。没有人想呆在这里,他们都在期望着父母或者亲戚会来接走他们,但最终希望都会落空,Hunter已经见过好几个孩子因此变得一蹶不振。

“……这里是图书馆,我们会保证每个月都有新的图书上架。”负责给他们登记的那个女负责人在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随便地打了个招呼,“Zolomon。”

“下午好,女士。”

“Zolomon?”有一个孩子忽然喊了起来,“ 那个Zolomon吗?”

理智告诉Hunter,不要说话。于是他转过身去,继续瞪着眼前的公式。那些等号和加号在他眼前扭曲了起来,Hunter的胃部一阵翻腾,拜托他们赶紧离开、拜托他们赶紧离开、拜托他们赶紧离开、拜托他们赶紧离开……

“我不要和杀人凶手的孩子呆在一起!我不要!”

Hunter站起来,眼前的事物仿佛被拉成了一条长长的线,像午餐里可以拉成丝的车打芝士那样。书哗啦哗啦地掉了一地,但他根本顾不上捡。他要吐了,他的胃里宛如火山爆发。Hunter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最近的洗手间。但他还是不够快,最终还是吐在了图书馆干净的大理石地板上。

等他挨够了骂,回到房间里时,发现Jay坐在他的床上。几个月不见,Jay的眼睛底下出现了黑眼圈。Hunter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想起来,Jay是他的投射,意味着他现在看起来就和Jay一样活见鬼。

“我看到你吐了。”

“我不想谈这件事。”

“我可以帮你的,”Jay耸耸肩,“我知道那孩子的房间在哪一层。”

“我不需要!Jay!”Hunter猛地把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伸手想要把对方推下床,“我不要你替我做任何事——你只会让这一切变得更糟!他们只会拿厌恶的眼光看着我,说我是Zolomon的儿子,我天生就是杀人犯……”

Hunter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哭得撕心裂肺,好像要咳出心脏来。

“我不想被那样叫,Jay——你不明白吗?我只是想……只是想……”

“千万别说你想平静地过完这辈子,Hunter。”

“……我想做个普通人。”

“我的天,你为什么要说出来?”Jay脸上嫌弃的神色又重了一点,“没有人会记得你叫Hunter,他们都只会记得你叫Zolomon。所以,要不然就成为他们想象中的那个人;或者继续背负着恶名。你已经没有选择了,Hunter。”

然而Hunter没有理会Jay,他拼命地哭着,好像不把眼睛哭出血就不会停下来一样。

TBC

* 来源于Bluejay

臀の吐槽:

没有Barry!对!Barry要到后面才有!

初衷是想写写原作向,想认真写写为什么Hunter会变成一个杀人犯,毕竟我觉得这部分是很值得写一写的然而剧组并没有(。……大概会很长(也许也不会

很多的细节啊解释啊会在全文完了之后再放出来,提前放了的话感觉像在剧透嘿嘿嘿

谢谢大家来戳链接以及吃我的安利w

以及文中的心理学知识大部分来自我的好青梅lampo,假如有bug的话请给我们指出哟w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