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臀

墙头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GGPG】内部矛盾 / Conflicts(狮豹AU,1.20一发完)

 

 

·忽然犯病,病名叫“卧槽我想看他们生一打崽子”(。

 

·狮子GG / 黑豹PG

 

·Mpreg提及,不适的妹子们请迅速离开

 

 

 

Grindelwald熟门熟路地撬开了Graves的公寓大门。

 

这可是他在纽约的家,Grindelwald不满地皱皱鼻子,显然没觉得把Graves划分到“Grindelwald的”这条目录底下有什么不对。Graves是他的人、他的豹子,什么时候他Grindelwald回家还得撬门了?

 

客厅里依旧洋溢着那股烟草与罗勒叶的味道,但淡了很多,甚至掺杂上了些奇怪的味道。Grindelwald皱皱鼻子,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才确定那是新物种的味道。有意思,Graves在家里养了新的小豹子……还不止一只。

 

野兽的本能让他脑海里警铃大作。他的领地里忽然多出了两只陌生的豹子,而且从味道上来看,他们在这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少说也有三四年了。算算日子,大概是他上次把中央车站炸得面目全非之后。

 

不得了啊,Percy。

 

他沿着那熟悉的楼梯往楼上走,心里反而没有一丝波动。他非常冷静,冷静到甚至想笑。Grindelwald忽然意识到Graves大概是不会再“不小心”露出马脚让他得手了,男人在没有给他发个请柬或者什么愚蠢的贺卡的情况下就脱离了他的控制。Grindelwald忽然想起他甚至也不算得上是Graves最喜欢的伴侣,他记得Graves的老情人现在应该还在英国魔法部,搞不好来还和Graves藕断丝连。

 

Graves的卧室是上了楼梯之后第一间。另一间房间曾经是Grindelwald的,但现在门缝微开,鹅黄色的灯光从里面泻出来——有人在家,根据空气里越来越浓的陌生味道判断,Graves和入侵者都在家里。

 

入侵者,这个词让Grindelwald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入侵者,他的耳朵和尾巴都忍不住抖了抖,嗜血的冲动忽然冒了出来。

 

入侵者,哼。

 

Grindelwald站在门外,思索着是该直接踢开那扇门,给Percy一个惊喜呢;还是该礼貌地敲敲门、然后再进去?无论是哪个,都无法正确表达他心中的复杂情绪。

 

“我去给你们倒水,乖乖给我待在床上——”

 

Graves双手抄在睡衣兜里,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一头撞进了Grindelwald的怀里。Grindelwald伸手揽住他的腰,指尖揉了揉Graves的圆耳朵。

 

“你在家里又养了新宠物,嗯?”

 

Graves在他的怀里僵硬了。

 

“出去,”Graves的尾巴竖了起来,“Gellert,你给我出去。”

 

Graves推着他,试图把自己从Grindelwald的怀抱里挣脱开来。可是Grindelwald的力气比他记忆中的还要大,他被牢牢地锁在Grindelwald的怀里。

 

“嘘……没事的。”Grindelwald亲吻了一下Graves的鬓角,借着昏暗的灯光,他发现Graves的鬓角似乎比几年前的又白了一些。

 

“为什么不把我介绍给你的新欢们呢?”

 

Grindelwald说,同时推开了门。

 

“你他妈敢——”

 

Graves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两双眼睛瞪着Grindelwald看。准确来说,两双异色的眼睛正瞪着他看。两条小尾巴顿在空中,两双软趴趴地半垂着的耳朵忽然竖了起来。

 

“Daddy?”

 

这太不真实了。

 

Grindelwald看两个穿着睡衣、乖乖地坐在床上的小孩子。他们的耳朵是黄色的,而尾巴上都有着黑斑。

 

这太不真实了,他有没有可能进错了门?

 

 

 

好不容易把那两只精力旺盛的小豹子弄回床,Graves冷着脸叫Grindelwald自己去找点喝的。他自己倒是坐在沙发上,捧着一只印着英国国旗的马克杯,似乎是在盘算着要不要把Grindelwald就地正法。

 

“你回来做什么?”

 

Graves问。

 

“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那两只……那两只东西是怎么回事?”

 

“Lester和Jessica,他们有名字的。Theseus取的,喜欢吗?Grindelwald?”

 

赤裸裸的Graves式挑衅。

 

Grindelwald叹了口气,换了个问法。

 

“好好好,Lester和Jessica……你要不要跟我说说他们?”

 

Graves挑挑眉。他把杯子从手里换到桌子上,舔了舔嘴角的水渍。他的腰板依旧挺得笔直,但Grindelwald可以看到Graves的尾巴——那条修长有力的尾巴垂在一旁,肌肉紧绷。Graves已经做好了跳上来撕碎他的准备,他现在只差一个动机。

 

“你想我从哪里开始说,Gellert?”Graves的语气恶劣得不得了,“从三年前、你把我丢在42街的路口那里开始呢,还是你之后的发情期那里开始?”

 

“噢。”

 

Grindelwald说。

 

“那看来,那两只……Lester和Jessica都是我的。”

 

Graves哼了一声。

 

“准确来说是我的。你嘛,你可没有资格说他们是你的。”

 

Graves挥挥手,让茶杯飘进水槽里。他站起来,把沙发上的毯子丢给Grindelwald。

 

“今晚你可以在这里睡,我指的是,睡在沙发上。抱歉你的房间已经给了Lester和Jessica,但我想,你并不会介意?”

 

完美,他现在连Graves的房间也失去了进出权了。

 

“回去睡觉,小鬼头。”

 

Graves一把捞起躲在楼梯顶端偷听的Jessica。他的面无表情,但尾巴尖左右晃动着——是Grindelwald从未见过的频率,跟以往在欢爱中的完全不一样。

 

Grindelwald在薄薄的毛毯下打了个喷嚏。

 

三年。

 

他竟然错过了三年。

 

 

 

Grindelwald在咖啡杯的掩饰下观察着那两个Graves——Grindelwald——Graves。和他们的父亲一样,他们明显家教严苛,规规矩矩地用叉子吃着鸡蛋和吐司,还有西兰花。Grindelwald觉得很痛心,他的基因完全被埋没了。除了那点儿黄色的绒毛,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另一个父亲是Grindelwald。

 

Lester也在偷偷地观察他。这孩子在两口吐司之间瞪他一眼,充满着保护欲地看着浑然不知餐桌上的刀光剑影的Graves。

 

小混蛋。

 

Grindelwald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没有我,就没有你。

 

“今天我们去植物园如何。”Graves合上报纸,用纸巾抹了抹嘴角边的牛奶渍。“报纸说今天植物园开放,刚好我也休假。”

 

Jessica拼命地点头,嘴里还嚼着炒鸡蛋。Graves笑起来,折好报纸走过去亲了亲孩子们的脸颊。

 

“把盘子放进水槽里,穿好衣服之后在餐桌旁等我。Grindelwald,你也是。”

 

Lester目送着他的父亲走上楼,他的尾巴猛地竖了起来。

 

“听着,陌生人。”孩子十分严肃地瞪着他,“我才不管Daddy喜不喜欢你,反正我不喜欢你。”

 

棒极了,他被自己儿子嫌弃了。

 

“你以后不准用我的盘子,”Lester说,“也不许用我的毯子。”

 

“还有?”

 

Grindelwald扬起了眉毛。

 

“不许靠近Daddy。”Lester迅速地补充道,“Jessica也不行。”

 

“Lester,”Jessica在桌子下踢了她弟弟一脚,“别这样,Daddy会不高兴的。”

 

好孩子,他喜欢这个小姑娘。

 

“我们可以悄悄地把他弄死,Daddy不会知道的。”Jessica咬着塑料叉子,对着他笑起来。一个像极了Graves的笑容,很好,Grindelwald决定收回他刚刚的话。

 

怎么回事——他的儿女们根本不像他啊。

 

 

 

晚些时候,Grindelwald决定要收回今早他说过的另一句话。

 

Lester在植物园里和几个麻瓜小孩打起了架,原因是他们在楼梯上把Jessica撞倒了。尽管Jessica自己爬了起来,并且也没哭,但Lester还是尽职尽责地冲过去,不消几下就把那群麻瓜小孩打跑了。那会儿Graves和Grindelwald都没发现这场小闹剧,两个大人站在楼梯下等姐弟两人买完雪糕回来,小声地争执着。

 

“你不能就这么忽然回来。”

 

Graves双手抱在胸前,警惕地拒绝着Grindelwald从早上开始连绵不断的示好,包括且不限于亲吻、拥抱以及牵手。梅林的裤子啊,Graves现在连手都不愿意让他碰了。

 

“我没有‘忽然回来,’Percy。我有签证的。”

 

“我猜猜……假的,而且还对麻鸡海关用了夺魂咒。”

 

“除去夺魂咒那段,亲爱的。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很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的。”

 

Graves对此嗤之以鼻。

 

“Daddy——”

 

Jessica忽然出现在他们脚边,伸手抱住了Graves的大腿。

 

“Lester把别人打哭啦。”她说,“他被一个阿姨抓住了。”

 

Grindelwald朝楼梯口上望去。果不其然,Lester被几位家长团团围住了。Graves叹了口气,把Jessica的手塞进Grindelwald的手里。

 

“看好她。”

 

Graves快步走上楼梯,向那群不满的家长道了歉,拉着Lester叫他向别人说对不起。而Lester则大吵大嚷起来,说他拒绝再次低头。这话过于耳熟,Grindelwald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Lester。”

 

他听到Graves的声音严肃起来。

 

“你不能逼迫我为正确的事情受罚。”那孩子振振有词,Graves揪着他的后衣领,一副恨不得把他丢出去的表情。

 

“我们走。”Jessica忽然拉着Grindelwald的手往楼梯口上走。

 

“女士,我以为你父亲是要我们待在这里——”

 

“规矩不是拿来约束的,是拿来利用的。”Jessica仰着脸,教训着Grindelwald。

 

他决定收回早上的话。不管Graves愿不愿意承认,这两个孩子都非常——十分——不对,完全就是Grindelwald的翻版。

 

于是Grindelwald被拉到楼梯口,用空着的那只手搂住了Graves的腰。在Lester可以杀人的目光中亲了一下Graves的脸颊,低笑着叫他不必为此生气。

 

“抱歉,”Grindelwald向那群麻瓜父母点头,“我长期不在,这孩子总觉得保护他妈妈和妹妹是他的责任。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不是吗,小子?”

 

Lester气呼呼地冲他吐了吐舌头。

 

而Graves则悄悄地移了移脚,用力地踩在他的脚尖上。

 

至少Graves让他搂着腰了。Grindelwald悄悄地甩了甩脚,说明他没那么生气了,即使他还是怒气滔天,随时准备把Grindelwald塞上下一班离开纽约的轮船。

 

 

 

Graves最终还是妥协了。Grindelwald今晚得以进他的卧室的原因是Lester不愿意贡献他的毯子,男孩儿偷偷地拽着Graves说,假如那位陌生人再敢碰他的毯子,他就要告诉Tina阿姨Grindelwald在他们家里。

 

“Gellert Grindelwald,”Lester说,“我当然知道他是谁,Daddy。”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Grindelwald又把他按在床上,亲吻着Graves的脖颈。Grindelwald闻起来还是烟草与胡椒的呛人气息,但Graves对曾经能让他软了腰的味道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你闹够没?”

 

Graves推开他。

 

“闹够了就给我下去,今晚你睡地板上。对了,提醒你一句,拜你所赐……我现在可是对什么大猫都兴致缺缺。”

 

Graves伸手拉起被子,顺带把Grindelwald踢下了床。

 

“豹子在崽子成年之前都不会有发圏情期了,死心吧,我亲爱的。”

 

Grindelwald伸手捏住Graves露出被子的尾巴尖,用指腹揉捏着它。Graves明显地僵住了,那一小节尾巴不耐烦地在他手心里扭来扭去。

 

“除了对他的伴侣,我亲爱的。”Grindelwald说,“拜我所赐,Graves,你真的不考虑改个姓?”

 

他爬上了Graves的床,再次亲吻他。

 

 

 

“Daddy呢?”

 

Jessica盯着在厨房里忙碌的Grindelwald。男人头发凌乱,穿的睡袍也随随便便地系着。

 

“Mommy腰疼。”Grindelwald说,“鸡蛋要炒的还是煎的?”

 

他得好好纠正一下这两个孩子对Graves的称呼了。

 

 

 

END

 

 

 

彩蛋一:

 

“我不喜欢Grindelwald。”

 

Lester宣布。

 

“为什么?”Jessica咬着手指,“我还挺喜欢他的。”

 

“因为他欺负Daddy。我看到了,Jessie,他要Percival喊他Daddy。”

 

Jessica倒抽一口冷气。

 

“千万不要告诉Daddy你看到了什么,”她说,“我们可以悄悄弄死他,Daddy不会知道的。”

 

 

 

END

 

 

 

忽然丧病.jpg

 

一点儿私设

 

与前文《Out of Control》的相隔三年,在前篇正文的结尾中,Graves在中央车站追击Grindelwald,被对方重伤之后还丢到了42街路口。Graves因此得了重感冒,没过几天Grindelwald发情期到了,又进了他的公寓……后面发生的事就是彩蛋蛋蛋蛋蛋蛋蛋蛋的内容了233333

 

42街好像就是中央车站所在的街区(。具体的我记不清了哈哈哈(诶

 

崽子的名字都是你们鸡腿起的!任何即视感啊出戏都不是我的锅!

 

然后,还私夹了不少战友组,嗯。

 

(忽然想想这一对还可以写写关于他们的英国老情人…………我会不会被挂233333

 

然后,崽子们的毛色是黄黑间,你们腿说是花豹的由来(不对

 

那……隔壁英国老情人Scamander要不也是花豹算了

 

(逃跑


评论(18)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