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臀

墙头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GGPG】This Is What Makes Us Girls / 沆瀣一气(1.23第一发完)

 

·全员性转!!性转!!性转!!

 

·Gerlinde Grindelwald / Percilla Graves

 

·BGM: This Is What Makes Us Girls - Lana Del Ray


·P2:《Just Girly Things / 少女情怀》by @nichoLee 


·搞事系列哈哈哈

 

 

 

和往常一样,Percilla冷着脸,把一沓厚厚的文档丢到桌子上。

 

“你要跟我解释一下吗,Gerlinde?”

 

“解释什么,亲爱的?”

 

罪魁祸首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坐姿问题。她把脚舒舒服服地架在了一旁的空椅子上,旁若无人地点了支万宝路,把审讯室弄得烟雾缭绕。即使是常年在男性世界中打拼的Percilla,也忍不住因为过于呛人的气息而皱了皱眉。Gerlinde似乎很乐意见到她愤怒却强装镇静的样子,又卷起舌头吐出一个近乎完美的烟圈。有着羽毛边缘质感的烟圈在空中散开来,仿佛还带着Gerlinde的温暖,往Percilla那身做工考究的西服外套的针眼里钻去。

 

Percilla最终选择在这场无声的对峙中退让一步,“破坏公共财物、扰乱公共秩序、毒害青少年、有伤风化……”

 

MACUSA安全部部长又翻了一页。

 

“……多得我都不想数完。你要自己看一眼吗,Grindelwald?”

 

“谢谢,”Gerlinde说,“我真是受宠若惊,难为MACUSA特意为我做了一份这么漂亮的档案。”

 

她舒展开手指,让那根没抽完的烟自己漂浮在空中,然后用两根手指划过那份档案。Gerlinde没有翻开来,反正内容她都已经知道了。来来去去的几样罪名让她心生厌倦,MACUSA在这方面毫无创造性可言。要是她愿意,那些意图将她钉在耻辱柱上的纸张可以拿来糊一座新的自由女神像——只是这样,Percilla那张好看的脸恐怕就要更阴沉了。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指控我呢,还是放我走?”Gerlinde皱皱鼻子,“我对政府机关过敏,尤其是这间让我作呕的囚室——怎么啦,Percilla?假如这是个充满了公平和正义的地方,你就不会被那些流言戳着脊梁骨。你知道我在说什么,Cilla。”

 

Percilla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她挡住了Gerlinde的去路,让后者没法自由离开。Gerlinde有预感,她的半血缘姐姐要针对她不知道第几次的拘留而发表一些极为正确的言论。她一向如此,总是如此,Gerlinde靠在墙上,等着Percilla拿她发泄情绪——等Percilla不得不因为外面的傲罗敲门提醒她的时间紧张时,她就可以过去抱抱Percilla,再随便指着什么东西发誓她不会再被抓到就好了。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Percilla。”

 

她会这么说,然后在拥抱之际揉揉Percilla因为常年坐办公室而有些僵硬的腰。

 

一向如此,总是如此。

 

可是Percilla这次什么都没说,叹了口气,肩膀可见地塌下来。

 

“算了。”Percilla说,疲惫不堪地挥挥手。灯光暗下来,门自己打开,文件在空中化成粉末,乖乖钻进垃圾桶里。

 

“你走吧,Gerlinde。”

 

Percilla走出门外,示意她的傲罗们跟着她走。MACUSA的主席像是知道她今天会直接放走Gerlinde一样,凭空出现在她的身边,沉默地拍拍她的后背。Gerlinde注意到他的掌心不偏不倚,恰好落在形状优美的肩胛骨之间。

 

“急件签了名之后交到我的办公室来。”

 

“尽我所能,Seraphinus。”

 

Percilla消失在电梯边。

 

 

 

这就是为什么Gerlinde难得待在家里。伊法魔尼宣布她可以享有一段时间的带薪休假,让她待在家里、和家人好好团聚。但事实是Percilla不知怎么地让董事会停了她的职、没收了她的魔杖,让她像个麻瓜那样在家里无所事事。

 

她想喝杯茶都得自己动手烧水。

 

Gerlinde愤愤不平,对于Percilla滥用职权这件事却无可奈何。毕竟她可是保证了不会再被抓到的,然而她还是“不小心”就被送到了那间小房间里,还“不小心”指名道姓要Percilla亲自过来。这能怪她吗,Percilla离开的时候她没起床;回家的时候她在睡觉,她有几周没见过MACUSA的年度最佳员工了。

 

所以,当她的同伴提议直接在MACUSA门口抗议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然,争取合法权利还是首要的事,把Percilla和Seraphinus气得从真皮椅子上跳起来是第二位的事,让Percilla屈尊来保释她才是最后的事。Gerlinde自诩分得了轻重,自然也要用行动证明。

 

只是禁足——她没预料到这个。

 

Percilla依旧按着她的时间表过,即使一颗名为Gerlinde的定时炸弹此刻正窝在沙发里,也不能让她停下来瞄一眼计时器。Gerlinde感觉自己变成了她自己最不喜欢的称呼:花瓶、摆件、装饰品……

 

而无形地喊着她的,是Percilla。

 

Percilla——Gerlinde把脚架到沙发靠背上,全然不顾裙底风光乍泄。Percilla好像忽然对她失去了感情,不再跟她吵架、争执、尖叫、大笑、诉苦、撒娇。她经过Gerlinde身边时甚至没有停下来问她要喝点什么。任何一个菜鸟狱警都要比她殷勤,Gerlinde腹诽着她的姐姐,Percilla恐怕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看守了。

 

她做错了什么吗?

 

Gerlinde把毛线球抛到空中,又接住。

 

她说错什么了吗?

 

Gerlinde盯着挂在衣帽钩上的那套等待清洁咒光顾的西装裙看。Percilla不久前才把它们拿去做了修改,Gerlinde非常不满意改长了的裙摆,正如Percilla对她越来越短的裙子颇有意见那样。

 

那么,现在问题又回来了:到底是谁?

 

是谁想到要把这两个除了那次会面之外再无任何交集可能的人拍在一起的?

 

若要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还得顺带回想一下到底是谁先提出让Gerlinde搬进Percilla的公寓里的。在Gerlinde的记忆里,是Percilla先提出来的;可是Percilla的报告里又写着是Gerlinde要求的。不管怎样,造成如今这种尴尬局面的似乎双方都有责。于是Gerlinde又往前回想了一下,试图想起第一次被抓进MACUSA、见到Percilla的时候是谁先开口说了第一句话的。

 

然而她想不起来。Gerlinde把毛线球往墙上扔去,在它要砸上墙壁之前转转手腕让它停下,重新回到手里。

 

她记得Percilla走进来时身上的马鞭草与松柏木的味道,记得对方念着她的名字时那傲慢得让人恼火的语气,也记得Percilla那顶似乎要跟所有的潮流对着干的方形帽子。

 

“你以为我墨守成规、故作老练,甚至怀疑我到底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Grindelwald。”Percilla说,“很简单,我唯一相信的只有我自己。我不相信你所谓的改革能真正为你的理想带来合适的土壤,抱歉让你觉得无聊了,女士。”

 

看来是Percilla。永远在乎自己的鳞片与利爪是否完美的Percilla,怎么可能容忍与她享有一半血缘的Gerlinde破坏她辛苦维护的王国呢。Gerlinde觉得在莫名其妙的保护欲这一点上,她似乎可以和Percilla有共同话题——她也不想自己辛苦维系的王国就这么被一次小插曲毁掉,因小失大不是她的作风。所以,Percilla想要什么?一句道歉?一个拥抱?一段安生日子?

 

她都可以做到。

 

Gerlinde把毛线团丢回篮子里。

 

只要能让Percilla停止像个小女孩那样闹脾气。

 

没等她想好要怎样讨好Percilla,楼梯里的动静让Gerlinde紧绷起来。没有鞋跟的哒哒声。不是Percilla——声音停在了门口,她没有魔杖,赤手空拳,像个麻瓜。Gerlinde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难以承认自己竟然一瞬间有些慌乱。

 

有人叩响了门,礼貌地等着她来开门。Gerlinde打开了点门,让门链子成为她与来者之间的唯一屏障。她瞧见一个男人抱着一束花,包装精美,还带着点清晨的水珠。

 

“Percilla Graves女士?”

 

“我是她的……妹妹。”

 

男人将花束递给她,说是一位绅士叫他送过来的。Gerlinde拿起夹在花里的贺卡看了一眼,那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纪念日快乐。满怀爱意与尊敬,来自:Seraphinus。”

 

纪念日?

 

什么时候Percilla和Seraphinus有个纪念日了?

 

Gerlinde摔上门,把那束花连着贺卡丢进了壁炉里。

 

 

 

END

 

 

 

您的好友老醋王已上线(。

 

一点儿私设:

 

Percilla在文中的年龄大致是35岁左右。靠着众人耳目共睹的本事坐上安全部部长的位置,但依旧逃不过被“一路睡上去”和“与MACUSA主席是情人”的流言蜚语中伤。平时穿着露出脚踝的西裙,却将女性化的领结换成男士的温莎结,戴着一顶方形短帽,看起来十分中规中矩,但私下里其实非常,呃,有魅力(???

 

不想放弃原作里那个穿得骚气四射的playboy设定啊(???)

 

Gerlinde在文中的年龄大致为27-30左右。前通缉犯、现伊法魔尼副教授 + 搞事王,文中设定依旧为了巫师的权利和女性权利而四处给MACUSA制造麻烦,并且观点和手段颇为偏激,有事没事经常在课堂上给学生夹带私货,却意外地受学生欢迎。平常的裙子偏短,剪着那个年代流行的短发,(还有玛丽莲梦露式的大红唇)迷人的金发女性,身边似乎总是有很多追求者然而一心只想在30岁前搞上自己姐姐

 

Seraphinus在文中大致是与Percilla同龄。和Percilla是同窗好友、家族世交,因此在Gerlinde出现之前是Percilla最像兄弟的人,然而外人总觉得他们有不可告人的关系。每年都会给对方送花庆祝对方当上伊法魔尼兄弟会会长(Seraphinus)和学生会会长(Percilla),但总是被外人误以为是特殊关系的纪念日。

 

贺卡上写的是With love and respect,我不知道该怎么翻orz可能会有点儿误解然而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等等我是不是卖起了主席/部长的安利(被拖走打成鱼干

 

时代背景还是1920年代。

 

哪位好心的画手太太愿意具象化一下两位漂亮的小姐姐嘛qwq

 

下集预告:

 

醋王难免胡思乱想

 

胞姊竟然毫无自知

 

主席惊觉躺着中枪

 

路人出场只是炮灰


评论(1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