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臀

墙头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Jaydick】Maps 02


·一篇没有迪克的Jaydick

·接前文,可是感觉没有联系(


杰森讨厌这种感觉——有些事不对劲,但他说不出来哪里不对,这就像拿错了刀子削水果,能把皮削掉,可是手感就是不对。该死,杰森烦躁地把咖啡豆倒进咖啡机里,从抽屉里拿出了对杯中的其中一只。
在咖啡机绞碎咖啡豆的嗡嗡声中他快速地回忆了自己的早晨:他像这二十多年来的每一天一样从床上醒来,依旧用薄荷味儿的牙膏;由于今天不是工作日,他选择了煎蛋卷作为自己的早餐而不是麦片;喝咖啡的时候加一勺糖和一勺奶;晨练由两组俯卧撑和三组仰卧起坐组成。分秒不差,和之前那二十多年的每个早晨几乎一模一样。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让他脑海中隐秘的警铃响个不停?
门口那里的一声细微的响动打断了他的思考。这响动过于微小,普通人很难注意到,可是身为警察的杰森不会忽略这个讯号——有人开了他的门。杰森静悄悄地从抽屉里拿出枪,慢慢向门口靠近。
“杰森,你是在做蛋卷吗?”
忽如其来的声音把杰森吓了一大跳,他差点照着门外人的脑门来一枪,“我操,罗伊,你下次进门的时候能不能先按门铃?!”
“兄弟,你钥匙就在门毯底下,全布鲁德海文的人都可以进来。顺便问句,我可以也来一个蛋卷吗?”
“滚。你来干什么?”
“你忘了吗?”罗伊放下手里的袋子,“莉安明晚要到你这儿来,不许拒绝,她盼望着和杰森叔叔玩过家家很久了。”
喔,对。杰森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罗伊明晚值夜班,他可不能把那小姑娘带回警局里去。他并不介意照管这个小姑娘,她很乖,只要应允她看公主电影的时候能喝可乐就能让她安静一晚。
“那你现在来干嘛?”
“检查一下你家有没有什么不适合小孩子的东西。以及……这是莉安的熊先生和小狗安迪,你最好把它们先放在沙发上。”
“我拒绝。”杰森一脸嫌弃地看着那两只洗了不知道无数遍却依旧看起来惨兮兮的玩偶,它们明显已经遭受了小姑娘的荼毒。
“伙计,伊莎贝尔就不会这么做。对了,我怎么没见到她?”
“她去……”杰森正打算接着罗伊的话题,忽然那暂时消失的诡异感觉卷土而来——有什么东西不对劲,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警铃在他脑子里吵得和消防警报一样,杰森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这让他不得不抱住了脑袋。
“嘿,杰森,你怎么了?又跟伊莎贝尔吵架了?”
对了,就是这个。
“伊莎贝尔是谁?”
杰森不认识伊莎贝尔是谁,他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个人。伊莎贝尔,这个名字听起来像弥漫的雾,像扰乱头绪的笑声,他没法集中注意力思考。
“这是个笑话吗,还是恶作剧?”罗伊趁机叉走了杰森盘子里的蛋卷,“兄弟,那是你女朋友,你们交往了两三年了。”
罗伊囫囵吞枣似的咽下一嘴食物,绕过沙发并顺手把两只玩偶放在沙发上,拿起倒扣着的照片。“瞧,这是我们圣诞节出去玩的照片,这个是伊莎贝尔和你,我跟科莉在这里。噢这张照片照得好,我家那张的角度没这个好。”
杰森盯着那张照片,照片里一个黑发蓝眼的女人正注视着他。她的蓝眼睛是他所见过的最温暖的蓝眼睛,他们笑得很高兴,就像所有喜欢圣诞节的人一样。
“还有这张,”罗伊再次递给他一个相框,“说真的,兄弟,这个玩笑太糟糕了。”
“罗伊,你说我和那个——伊莎贝尔,在一起多久了?”
“两三年吧,怎么了?”
“我们是住在一起吗?”
“当然是了,科莉还好奇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对了,这就是一切不正常的源头。他怎么刚才没想起来呢?
“可是罗伊,如果我真的在和一个女人同居,”杰森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刚刚我换衣服的时候可没看到衣柜里有女人的衣服,而且我只有一个枕头。”
他们沉默着看向杰森的床,那里只有一个枕头。罗伊把枕头拎起来,认真地看了好一会儿。
“你是对的,兄弟。这上面全是你的头发。”
“你是在说我掉头发吗——而且你看这张照片,”杰森举起一个相框,“按你的说法,这是我们四个人第一次出去的照片,你看她背后的镜子……看到了吗?她的背影不是她,你看,她是长头发,可是镜子里的背影是短头发。”
“我操这他妈是什么鬼故事吗!我还是不要把莉安放到你这里来了!我宁愿被处罚都不要丢下她一个人在鬼屋里!”
“罗伊!你把我当什么了?”
“鬼知道你是不是喝了复方汤剂的变形怪!专门对小孩子下手!”
“你刚刚说什么?”
复方汤剂,这个词就像缺失的拼图,一条线索……
“罗伊,我好像忘记你是个巫师了。”
罗伊抱着头,瞬间往后跳了一大步。
“哇哦,”罗伊舔了舔嘴唇,“这下闹大了,我们需要科莉,她知道怎么回事。”
哦,他好像也忘记科莉也是一个巫师了。

事情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了。有人篡改了杰森的记忆,按照科莉和罗伊的说法,篡改记忆是个极度危险的活儿,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时空扭曲。这种古旧却有效的魔法的工作原理是将虚假的记忆植入被改动记忆的人的脑海里,接下来它会沿着这个人和他周围的人蔓延,最终完成这个改造过程。
“换句话说,你不想起来,我们也没法想起来。”罗伊拿着他的魔杖挥了两下,“你原本的记忆现在应该在一个用黑白金石做的瓶子里装着,用树蜡封着,放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地方。”
有人故意让杰森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那种八辈子不会和魔法世界有半点关系的普通人。
“无论我以前的记忆是怎样的,我敢打赌和照片里的这位诡异女士有关系。她取代了原本应该在这里的这个人的位置。”杰森指着照片,“我们是不是该找找她,看看她知道些什么?你不可能无缘无故把一个陌生人放进另一个人的生活里,这会产生,呃,你们怎么说的来着?”
“记忆排斥。”科莉搭腔,她刚刚一直在忙着检查杰森房子里的魔法残留。此刻她举着正在发光的魔杖,朝杰森伸出手,“杰森,把相框给我。我还差这块没检查……噢,杰森,不用费心去查她了,这是乔安娜,最近那部很火的肥皂剧里的女主角。”
对了,这就说得通了。大街小巷都知道的肥皂剧女主角,对于他而言不可能会是陌生人。篡改他记忆的人很厉害,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会找到那个瓶子的,杰森,别太担心。”
“科莉说得对,你还是先把那两个玩偶放回沙发上,别把它们丢在地上……顺便,收拾一下你的书架,看看这个盒子,万一莉安撞到架子它又刚好砸到她怎么办?”
“不可能,我的书架上从来不放盒子…噢。”
他的书架上有一个盒子,上面刻满了奇怪的图案。
“我有种预感。”
“我敢说瓶子就在这里。”
出乎意料的是,盒子里面并没有像他们所设想的那样,铺着天鹅绒垫子,装着一个瓶子。倒是盒子紧挨着的墙壁上有个不是特别难找的暗格,杰森和罗伊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那块木板从墙上撬开来。
暗格里有好几把手枪、几盒子弹以及一个急救包,甚至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个地址,离杰森的公寓不远——就在几条街开外。
“伙计,作为一个警察你这枪也是多了一点……你注册了吗?”
“我估计并没有,你看,这些枪上的序列码都被磨掉了。”科莉用指尖磨了磨枪,“杰森,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吧?”
“我知道。而且,我不知道这怎么解释——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喔喔喔,”罗伊捂着耳朵,“我还是不要把莉安交给你看管了,你绝对会教坏她的,以后她就会变成个飞车少女,带着一个满身纹身和鼻环的男朋友回家!”
“等这事完了,我就要揍你。”杰森宣布。
最后他们是在急救包里找到那个瓶子的,瓶子上贴了个“双氧水”的标签,他们还差点就以为它是货真价实的双氧水。
杰森按照科莉的指示,把瓶子里的记忆倒进洗手盘里。他们没有那个叫做冥想盆的东西,也只能将就了。
科莉和罗伊在客厅里等他,毕竟这算是他的私事。杰森屏住呼吸,慢慢地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记忆里。

他在下坠。
一切都在恢复正常。

杰森坐在冰冷的地上。
迪克。那个在照片上被人替换的、仿佛从没出现在他的身边的人的名字,既是这个城市的一名小警察,也是魔法世界——罗伊和科莉的世界——里的一名成员。
这就解释得通了。杰森不是警察,他所有的关于警察局的记忆都是迪克的;早上总吃麦片的是迪克,咖啡加奶和糖的也是迪克;是迪克买的那对配色愚蠢的对杯,但杰森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它们丢掉;在照片上笑得一脸灿烂的是迪克,蓝眼睛里全是温柔的也是迪克;喜欢和莉安一起玩的人也是迪克,想到用可乐和公主电影来贿赂莉安好在卧室里和自己的恋人缠绵一晚的也是迪克;爱看这一季最火的肥皂剧的是迪克,他甚至还会逼着杰森一集不落地看完;而拥有非法枪支且一点都不觉得这有问题的人是杰森,这也使得迪克这辈子最大的秘密从“身为巫师”变成了“他的男朋友是个危险的反英雄”……
而且,迪克已经失踪了三个星期了。


———

文力下降得超厉害_(:3
本来打算按着想好的时间顺序写的,可是反而写不出来了…所以还是别按顺序写了!(摔

评论(3)

热度(21)